一卡网,生活、美食、情感、汽车、美妆信息平台!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一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枫林夜泊古诗

时间:2023-01-07人气:作者: 佚名

说到俳句、茶道等日本传统文学艺术,往往离不开日本人特有的わび、さび、ものの呀れ(九段、闲集、五彩)审美意识。

我曾受邀参加“立森家”在北京举办的新年茶话会。 茶话会上准备的点心叫“雪草”,形如其名。 圆圆的白色点心点缀着点点绿色,充满了早春的气息,非常漂亮。 就在那个时候,北京的街道上还到处都是雪。 茶话会的安排真的很符合季节的特点。

茶话会的主持人向中国客人介绍了千利休的美学。 千离休虽然提倡わび和さび(凋零的光和寂静),但他也能从初春白雪覆盖的嫩草芽中看到一丝希望。 在此基础上,茶话会主持人还介绍了一首藤原家孝的短曲。

花をのみ往せばや

苦待花来报春,不如苦寻高山。 雪下的绿草,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第十五代千宗师(今彭云斋千玄师)曾作过如下解读。わび(九段)常被认为是一个“静”的世界,其实不然。雪下春草发芽,而这蓄势待发的わび(九段)恰恰代表了日本人的气质。わび(九段)不仅有“静”、“无”、“暗”,还有活泼的“阳” “ 边。 同时,如果利用好わび(九段)这两种精神品质,茶道就会有生命力。

这种观点与中国主张的辩证法是一致的。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绝对的,不能从一个事物的单一方面去判断。 与事物两面性的思维方式是一致的。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中日两国人民在看待事物的方式上的重叠。

其实わび(燥)和さび(闲)对中国人来说都是难以理解的概念。 《日本国辞典》解释わび(kudan)是“茶道和俳句所强调的安静的意境和味道。朴素中带着沉着感的寂静”,さび(闲集)是“香蕉的名词”风俳句,开首句和后句以宁静感为基础的微妙而深沉的审美情趣……有一种古朴和活力的感觉。宁静的味道。简单而情绪化。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在中文里,さび和わび分别被译为“仙机”、“游机”、“雨轩”、“丹”、“寂寞”、“古雅”等词,但总让人觉得不是足够合适。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沈德潜(1673-1769),清代文人学者。 苏州府常州县人。 67岁,终于考中进士。

清乾隆皇帝的老师和诗人朋友沈德潜曾探讨过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传统。 其中之一就是欣赏“古丹”,即“古丹”。 “九段”又与“九段”连在一起,可以说与日语的わび、さび(九段、弦机)有相似之处。

沈德谦在《乔木涵诗序》中指出,韩素武、李陵的诗和无名氏的《古诗十九首》代表了不追求华丽的“古丹”传统。 他写道:“味道甜到你不觉得枫桥夜泊古诗翻译,风格怪到你不觉得,声音玲珑枫桥夜泊古诗翻译,你不觉得好听。”

翻译过来,意思大概是“诗词淡然,让人感受不到其中的甘甜。节奏规律,让人感受不到其中的异样。声音清脆悦耳,却不吸引人去听它。” 他认为作品要有韵味,不是形式上的标新立异,而是节奏上的惊艳。 这个命题与わび、さび(燥、静)的概念是一致的,也符合从中国传入日本的禅宗思想。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说到日本的另一个审美概念,ものの感れ(物感),真的很难解释清楚。 我问过好几个日本人怎么理解ものの感れ(物感),但一直没有得到通俗易懂、让人恍然大悟的答案。 研究日本文学的中国专家将ものの感れ(物怨)翻译成“触景生情”、“触景生悲”、“怀物宗情”、“感慨叹息”等词”,但总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举个过去的例子,在东京有一个中日作家的研讨会。 会上,日方发言者表示,日本文学的特点是ものの感れ(物思れ)。 中文翻译很难,因为这是中国没有的概念,也没有合适的中文对应。 最后没办法翻译成“日式悲哀”。 虽然讨论还在继续,但中方参会人员不是很理解,也有些迷茫,所以最后的会议讨论气氛并不热烈。

这也让我想起了日本古诗爱好者广为流传的一首诗,唐代诗人张籍的七言绝句《枫桥夜泊》。

月落漫天乌鸦霜,江风雨火与绵绵对峙。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至客船。

月落

红枫的渔火忧郁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姑苏城外的寒山寺

午夜钟声

每年12月31日,许多日本游客都会来到苏州寒山寺,聆听除夕敲响的“午夜钟声”。 有的人因此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也可见日本人对这首诗的喜爱。 感情。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寒山寺钟

为什么《枫桥夜泊》能如此强烈地打动日本人的心?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关于这首诗的由来,有一种说法是作者张继科举落榜,郁郁寡欢来到苏州。 只见诗中所描绘的景象,他便灵机一动,写下了《枫桥夜泊》。 因此,该诗的亮点在于“江风雨火对勉”中的“愁”字,与诗人科举落榜的郁闷心情完美结合。

元十信长曾在他的《石上兵书彦》一书中描述过“あわレ(悲伤)”,是“从所见所闻中感受到的一种情绪”。 我觉得《枫桥夜泊》这首诗,蕴含着本居玄常的“悲观事”。 因此,这首诗能如此触动日本人的心弦。

从这些事例出发,我觉得虽然ものの感れ、わび、さび(一愁、枯燥、寂静)是日本传统的审美观念,但它们与中国传统文化也有相通之处。 只是在中国,这样的概念并没有归入某个艺术领域进行研究。

总而言之,中日文化既有共性也有差异,也有交流的地方。 这就好比地下水,在某处是相互连通的。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刘德友

枫桥夜泊古诗翻译

1931年生于大连,日本文化专家、记者、翻译家。

1952年任《人民中国》翻译、编辑。

1955年至1964年,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人担任翻译。

1964年至1978年在日本工作15年,任光明日报社、新华社记者。

1986年至1996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

书籍:《时间旅行》(时は流レテ)、《战后日语新探》(New Exploration of Post-war Japanese)

译作:《祈祷》(Prayer,与吉泽和子)、《土豆粥》(土豆粥、芥川龙之介)、《突然变笨》(意外唖、大江健三郎)、《残像》(残像、野间宏) , ETC。

(文:刘德友 译:王朝阳 供图:刘德友)

标签: 枫桥夜泊   枫林